温州本土音乐人的坎坷与梦想

发布时间:2015-05-15 17:09    浏览量:108     评论0
这就像是一场告别——以表演的形式对一处即将消失的秀场表达最大的尊重。

张星期: 如果盲堂有口号,那就是共享、共响、共想。

5月11日上午十点多,张星期提着电缆盘来到位于市区江滨路米房cei创意园的一间废弃仓库,这里的过去被定格在门外的黑色油漆字上:西三仓。眼下还不到工人吃饭时间,周围轰鸣阵阵,机械切割的叫嚣声在反复传递着一个信息:米房cei正在进行全方面的招商、改造。只不过,施工的大队还未踏足这间长宽约40米的西三仓,铁门一拉,各种声音似乎一下被隔断在世界之外,逼仄却也遥远。

同张星期一起忙碌的是歌手沙葱和调音师黄伟伟,他们正在为盲堂第一期音乐地图计划进行前期踩点。这是一个特别的录音项目,六组音乐人将在此合录一张唱片,在他们看来,眼下的西三仓具备独特的空间优势:相对封闭的建筑构架形成环绕感十足的回声。他们要赶在改造到来前对这里进行最后的利用。

说是利用,这更像是一场告别——以表演的形式对一处即将消失的秀场表达最大的尊重。即便在这个秀场,表演仅有一次。这似乎也是温州本土音乐人一直在经历的宿命——不断告别,不断继续……

共享

对西三仓的告别让人想起一个月前位于市区智慧谷的新青年秀场被拆除的情景。不同的是,新青年秀场在过去的三年中举行了大小共40多场演出,而今,“功勋卓著”的它提前“退役”,背后的故事要从2013年开始说起。

“2013年左右智慧谷的新青年秀场完工,最初功能并不是做音乐的。”张星期是个1987年出生的温州小伙子,学工程专业,做过展览,近些年一直倒腾在他最热爱的音乐上。在做新青年秀场之前,他于2011年进入7号艺术中心工作,任职于展览执行和演出发起部门,最初,他在7号艺术中心成功策划了5场规模不大的音乐会,但好景不长,音乐会很快就遭到了管制。“可能是之前没什么人做过,怕管理和安全上的问题,有关部门接连取消了策划好的3场演出。”3场落空,“取消”成为“惯性”,张星期工作一年后辞职出去玩了。

在当时,温州策划音乐秀的人本身就少,张星期离开后,2012年的温州音乐圈有些寂寥。

“一段时候后我回来了,有人告诉我温州有了新场地。”2013年左右,张星期加入智慧谷,主要策划各类活动,在最初定位派对场地的新青年秀场上,他看到新的音乐前景。

2013年,新青年秀场完成了30多场音乐演出。“我的电脑里存了几十万首音乐,各种类型的都有,听多了,我觉得噪声都可以是一种音乐。”就专业来讲,张星期不太会唱,琴技也不属牛掰,但他就是喜欢音乐,喜欢有态度的音乐人。“我做演出的目的是想让更多人听音乐、玩音乐,谁说温州不好玩,我就想在温州分享玩音乐的快乐。” 张星期邀请乐队不介意风格,只要感觉对了,民谣、摇滚都行,他很少自称在做小众音乐,他觉得小众也会慢慢大众起来。

宋冬野

刘2

共响

有了新青年秀场这个新的场所,演出一场接一场到来,但真实情况并不像表面看来的那么顺利。

万晓利、浪荡绅士、大乔小乔、Vialka、海龟先生、恶之花、低苦艾、宋冬野、五条人、Carsick cars、时刹、马頔……3年时间里,新青年秀场为温州带来了40多场由国内外音乐人倾情演绎的音乐秀,只是每场单张基本不超过百元的门票收入难以让张星期等人回本。“门票要分成,住宿接待费用我们出,3年里只有3场演出有得赚。”

金钱成本仅仅是困难的一方面,真正的难题在于秀场本身。“2013年11月做智慧谷的文化周活动,可能我们声音太响了,加上此前积累的因素,有周围住户拿了椅子就往台上摔。”因声音太吵遭邻居投诉这不是第一次,张星期一边和人磨,一边继续寻找音乐秀场。2014年情况进一步恶化,新青年秀场要拆除的说法突然传出,当年演出骤减到8场。

新青年秀场的不稳定减少了演出的次数,但没有削弱温州音乐的热情。IS小酒馆、Jam house、三只小鸟、NANA乐队酒吧等场所在2014年开始承担一部分的演出。“虽然秀场不稳定,但我感觉到温州的音乐氛围在慢慢变好,比如听音乐的人多了。”张星期记得时刹乐队演出前,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快步来到现场,“我以为是来砸场子的,没想到他买了票乐呵呵地进去听了。”今年3月18日在新青年秀场,没有电、随时担心被拆……由痛仰乐队带来的最后一场演出在这样的环境下成功谢幕,一名学生红着眼眶称今后赚了钱要在温州做一个专业的LiveHouse。

“唱歌的人也越来越好找了。”张星期说,他们第一期音乐地图计划的6组音乐人里,4组有温州人,其中有个成立了七八年的温州乐队,上个月刚以科毡的新名字复出。至于策划演出方面,张星期的合伙人越来越多,从最初的“单打独斗”到现在拥有5人专职小团队。

今年4月24日,新青年秀场彻底拆除。它的存在对于很多热爱音乐的温州人来说,其意义不仅是个秀场,它还代表着温州音乐一路走来的挣扎和努力。

发光曲线

共想

在温州的音乐圈子里,你或许不认识张星期,但可能听过独立厂牌——盲堂。

“就是温州话‘瞎子’的谐音,在音乐里,人并不需要眼睛,只要听,就可以‘看到’东西。”张星期说,“盲堂”这个名字是为预告演出申请微信时取的,以演出策划、唱片发行为目的。

“我本来想到米房cei开店,结果和负责的几个人一聊,现在也成了他们的一分子。”相比智慧谷,当下正在改造中的米房cei似乎能给温州音乐提供更为优质的秀场,比如规划要建的容纳上千人的大场地,再比如一楼的概念展厅。“米房cei里还有很多即兴场地,比如一个滩涂边,或是一根烟囱前,可以根据需要选择,此外,今年还多了南戏博物馆。”张星期说,他们可能会以米房cei为大本营,走上街头玩音乐。

有了稳定的秀场,音乐开始告别秀场。就像鸟儿有了坚固的巢窟,于是展翅飞翔。

“通过盲堂,我们会更加注重推本土音乐人,做本土专辑。”张星期说,盲堂在今年发起了一个以温州本土音乐人为主角的免费演出系列“肉啃肉”,4月18日在NANA乐队酒吧进行了第一场,请来时刹、科毡、白卡等乐队。接下来,刚参加完5月迷笛音乐节的时刹将在六月开始中国巡演,途经深圳、广州、长沙、武汉、合肥、徐州、上海、无锡八站。温州的音乐不仅引入还将向外输出。

摇滚之夜

倪曲/文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邱林如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