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书香能致远

发布时间:2014-09-12 08:35    浏览量:383     评论6
谈恋爱的时候,异性之间常以花相赠。廖大敏不同,年轻时他追求陈一凡,手上的礼物重重的不是花,而是书。年少青葱,以书定情。

书房主人:廖大敏(1966年出生),摄影师;陈一凡(1973年出生),电视编导;廖陈远(2001年出生),初一学生。

谈恋爱的时候,异性之间常以花相赠。廖大敏不同,年轻时他追求陈一凡,手上的礼物重重的不是花,而是书。年少青葱,以书定情。在陈一凡的记忆里,廖大敏用一本本书敲开了她的心——看懂了书,便是看懂了他;接纳了书,便是接纳了他。

而今,两人结婚多年,家里多了一个爱看书的小儿。书籍,不再只是两人交流情感的媒介,而是成了这个三口之家中连接彼此的纽带。

陈一凡说,她家这位先生将当年对付她的招数悉数用在了儿子身上。

廖大敏说,他只不过是选了一些书,分布在任何一个儿子可能经过的地方,试图以提高“出现频率”达到引导阅读的效果。

通常情况下,儿子廖陈远在经过这些书籍时,会以一种少年叛逆的情绪瞟一眼后径直经过,偶尔也会挑青菜般稍微翻看一下,在他的心中,他和父母必然有一些不同,比如,阅读口味。

自古以来,书籍多有用,能授人以安家定邦之计,亦可传家事于子孙。在廖大敏和陈一凡看来,在阅读上,他们从不彼此强求,而是用一种期许去解读彼此间的关系,例如解读儿子的名字:廖陈远,最是书香能致远。

先抄书、再借书,最后才买书

廖家有三层,其中,书房藏得最高,也藏得最深——位于顶层的阁楼处。

阁楼空间大多逼仄,但廖家阁楼式书房上下敞阔,书房主人顺着阁楼的金字塔形结构,在靠墙的一端订制了金字塔形的书架。书籍整齐端放,其间还装饰着古旧的工艺品,以及古董,体现了主人所好。书房的侧翼,一边挂着“安且吉兮”的木牌,设了旋梯的一端则临空而立,探头而出,可见下头品茶室的概貌。

书房是属于廖大敏、陈一凡和廖陈远一家的,通常情况下,一家人会交替选在书房或是书房下方的品茶室里阅读。

作为一家之主,廖大敏的书占了书房书架的八成以上,主要关乎摄影、美术、古汉语、地方史等内容。“上学时我读的是服装设计,专业书必须要读,买不到,只能借,有的还要抄。”由于专业书大都是外文版本,自觉外语不过关的廖大敏便拜托外语系的同学翻译,然后动手将中文抄录。以廖大敏的经验,他觉得抄书是最有效的读书方式,其次是借书,最后才是买书。“抄书时看得最仔细,借书有时限,也要一气读完,买书嘛,最好单买单读,如果一次性买很多,那就完了,看不完干脆不看,这是我的习惯。”

廖大敏说,这几年,他读书的时间相比过去少了很多,这和他买书习惯的改变有关,“以前我喜欢去上海、杭州的外文书店挑拣,一是本地难寻,二是本地价高,比如有一套正副册的设计书籍,我在外地买来时,价格低廉,可到了温州,正本1000元,副本500元。”然而,这种情况自某一回廖大敏一次性买来好几箱打折书籍后有了改变,“书来得太容易,读起来竟是惫懒了”,为此,廖大敏自省:买书要先考虑读书的节奏。

我家的男子汉都给我送书

除去廖大敏的书,书架上余下的书基本上属于陈一凡。散文、随笔、札记、小说、诗歌……这些书籍展现了陈一凡丰富而浪漫的文学情怀。

“这里有一些书是他送我的,还有一些是我们一起买的。”陈一凡口中的“他”自然是廖大敏,她笑言当年交往时被他“带坏了”,因为对方不是送书就是带她去买书,渐渐地,她喜欢上了这个人,也喜欢上了这个人送来的书。

“现在换我做一些‘小动作’引导他了。”如今的“他”成了儿子廖陈远。刚开始,儿子会拿着历史故事让陈一凡读,或是写博客的时候遇到生字让陈一凡代写。过了一段时间,陈一凡“不乐意”了,“每回他找我,我就要说他,‘怎么字都不认识啦’,‘怎么还要我来读、我来写啦’。”激将法果然有效,现在,廖陈远遇到生字就会习惯性自己查字典,再也不会依赖家长。

“说起来,好像我家的男子汉都喜欢给我送书。”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廖陈远如今也喜欢给陈一凡买书,最近的一次,他挑了纳兰容若的词集,认为喜爱风花雪月的妈妈一定会喜欢纳兰容若。在陈一凡眼中,儿子这自信满满的感觉和廖大敏倒是如出一辙。

星空、武侠,以及未知的未来

在读书方面,廖陈远如今的劲头可是远超廖大敏和陈一凡的。

“以前喜欢看天文方面的书,也喜欢自己在微博上写,在他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给他出了一本微博文集,叫《仰望星空的男孩》。”廖大敏和陈一凡在教育上都不愿强求,陈一凡说,儿子自小爱读书,空余时间里不打游戏而是看书写武侠小说。在她看来,儿子爱书似乎是一种天性,但也和环境有关。“他出生时我们还没有搬到这里,当时的房子80多平方米,房间就属书房最大,廖陈远出生后一直住在书房中。”

搬到新房子之后,廖陈远的房间有了一个专属于他的书架,中间主要放的是当下最喜爱的历史书,根据喜爱程度向周围辐射,分别有地图、词典、天文、文学等。而今,房间的书架太小,已经放不下廖陈远的书籍,于是,他开始向主书房抢占空间。

“这套《脂本汇校石头记》是他在陈忠康先生的书房里挑选的,别看他小小年纪,同张如元、陈忠康等先生倒能神交。”说起儿子的这些名气不小的“大朋友”,廖大敏是欣慰的,他与这些先生频有来往,也愿意带着儿子多沾染些学人之气,哪想一来二去,对方竟与儿子投缘,会推荐、送一些书籍给他。

大千世界纷繁复杂,即便是书,也是无涯而广袤,需要识别、筛选。作为家长,廖大敏和陈一凡也怀抱了一份为子女“过滤糟粕,取其精华”的责任感。

“廖陈远很喜欢《明朝那些事儿》,书都翻烂了,但我觉得有些内容是不符事实的,我会向他推荐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廖大敏觉得对待历史要严谨,他所做的引导不是强迫儿子去读《万历十五年》,而是将他选中的书放在儿子可能经过的家中的任意一个位置,通过这种方式的“播种”,等待某一天,某些书能在儿子心中结出果实。

温都记者 倪曲 /文 杨蕾 /摄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温都网编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