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夏天

发布时间:2014-03-14 05:00    浏览量:72     评论0
钟秦,60年代生人,乡下进城,阅天下时事,偶有感而发。我决定搬离原先的住宅,实在是因为这个一楼的房子不宜久居,潮湿,有异味,关键是没有阳光。没有阳光让房间晦暗,更让心情布满阴霾。

钟秦锐语

钟秦,60年代生人,乡下进城,阅天下时事,偶有感而发。

我决定搬离原先的住宅,实在是因为这个一楼的房子不宜久居,潮湿,有异味,关键是没有阳光。没有阳光让房间晦暗,更让心情布满阴霾。

此时,市区新城的建设如火如荼,老城区的闲置房源渐渐多了起来,租房也变得相对简单。

这次的家是一所朝南的房子,很老,但我看中了阳台的通透,以及这里的闹中取静。房子两室,我准备虚位以待,有合适者,再成为室友。

搬来不久,我发现小区门口一家烟酒店的店主是老乡。他妻子管店面,他自己做木工活,孩子牙牙学语。我下班的时间经常是他们一家三口露天吃饭的时候。刚开始,我们交往拘谨,点点头算是招呼。后来,我经常在小店买点东西,便逐渐熟悉。

店主叫阿聪,不善言谈,他的妻子更是极少说话。一个店面,十余平方米。所谓的“店面”,其实就是小区路边的单层房,隔出了前面的区域作为柜台,后面是烧饭、吃饭的地方,睡觉在阁楼上,应该是站不直身子的。但是,这三口之家给外人的感觉总是其乐融融。

阿聪很辛苦,白天赶木工的活,晚上进货,用自行车一趟一趟往回驮。有时候我夜班回家,还能看到他在忙碌。相处之后,我知道他先来到这个城市,看到身边一些老乡都开了小店,于是接他老婆过来,图租金便宜便选择了这里。但便宜的店面有局限,小区小了点,所以店的生意不是太好。阿聪说,老乡中不少人靠卖假货赚钱,比如“中华”香烟、“五粮液”白酒等,掺假,利润自然也高。但他不做,他老婆也不敢,就这样不温不火地经营着,算是木工活之后,有个歇脚的地方。

阿聪因此给我留下实诚的感觉!

我搬到这里半年多之后,便进入了酷热的夏天。一天中午经过他的小店,店里像蒸笼,他老婆牵着女儿,站在电风扇前面,显得孤立无援。阿聪光着身子在店里,看我经过,忙跑出来拉住我,问租住的房间是不是还有空的?我点头。他说,孩子实在是吃不消这种天气,本来想送回乡下,可乡下老人年纪大了,自己不放心,问能不能把那个房间租他几个月,租金该给多少就多少。

我自然是答应的,至于租金,倒也无所谓。阿聪再三感谢,当晚,就打扫了另外一个房间,铺了张草席,三个人挤到了一起。母女睡着后,阿聪又一次过来道谢。他说,大人能熬,但孩子不行,身上长满了痱子,好些日子没有睡过安稳觉了。然后问租金,我说,空着也是空着,你住的时间不长,再说吧。次日,我给他们配了钥匙,算是合住了。

几天之后,他老婆把厨房整理出来自己开伙。楼下一个停放自行车的小屋里,则堆进了一些他售卖的食品。当然,这些动作之前,阿聪都和我商量过,我无所谓,倒是由衷地感觉到,这个“家”对阿聪和他的家人来说,显然比我更加要紧。

夏天很快过去了,阿聪并没有搬出去的意思,也没有再问起租金。我们见面时,多了些无关痛痒的寒暄,少了些出自内心的交流,彼此间莫名其妙地生疏了。

当年年底,我回老家呆了些日子,过完年回来,发现阿聪的小店已经关门,他也从家里搬了出去。或许是没有电话的缘故,事先并没有和我联系。

我至今都没有埋怨过阿聪,或许他曾找过我。何况,当初把房间给他时,我就没有过想要租金的念头,更多是为了孩子。我只是觉得,他应该把我配给他的钥匙留在信报箱内,或许他还应该附上一张便签,以此作为分手的道别。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都网  网络编辑:倪曲,张佳佳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