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聪的路数

发布时间:2014-02-28 05:00    浏览量:33     评论0
阿兰搬离之后,我一个人依然居住在那个房子中。同乡阿聪得知我独居,通过一个朋友找到我,希望把这个房子分一半给他,房租五五分摊。

钟秦,60年代生人,乡下进城,阅天下时事,偶有感而发。

阿兰搬离之后,我一个人依然居住在那个房子中。同乡阿聪得知我独居,通过一个朋友找到我,希望把这个房子分一半给他,房租五五分摊。

阿聪比我小,我在老家便已认识,印象中,他鬼灵精怪,但人不算坏,考虑自己的收入支出,便应允了。

阿聪说自己在一家企业上班,跑些业务,东南西北转悠。我不想知道太多,便极少交流,偶尔在周末,我们会扯些不咸不淡的话题,大体和老家有关。

我还是选择周末回家,或者不回家。这种生活的重复,似乎很难在短时间里改变。阿聪则基本不回家,每到周末,他的生活显然要比我多彩,比如半夜醉醺醺地敲我的房门,手里有半瓶酒,还有若干样菜,非让我再陪他喝一杯。更多时候,他会领个女人回来,在他的房间里,翻天覆地。

我不想打搅他的生活,但是我的生活却时常被他打搅。有一次我告诉他,半夜回来能否轻声点?我睡眠不好,一被吵醒,就很难入睡。他哈哈一笑,神神叨叨地说,要不我带两个回来,分你一个?我以为,这是玩笑话。

不久后,阿聪再次半夜回来,敲我的门,可这回他手中没有酒,倒是身后站着两个女孩,我瞟了一眼便打了个激灵。两个女孩,偏胖,低胸装,嘴唇似饮了血,睫毛夸张地上翘着,显得极为诡异。阿聪笑着不明说,但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我收留其中的一个。我有些恼火,不是我想当柳下惠,只是感觉阿聪实在是低估了我的审美情趣,便委婉地告诉他,“我很累了,真的很累。”

这个事情之后,阿聪收敛了些。偶尔带女孩回来,也是静悄悄的。待我出门时,他通常还在熟睡,这样,我们见面的机会便越发少了。

大约一年之后,阿聪说他在市区买了房子。这让我极为惊讶,这种可能性在我看来简直微乎其微。阿聪却很认真地告诉我,他有个表兄在银行,管按揭的,开发商要过这一关,便给他内部价,这次是他表兄帮忙才拿到了房子,房子不大,价格也不高,算下来,首付不过三五万元。“明年交付,算是有家了。”他显得很开心,这种开心,和以前酒后有女人的开心完全两样。

大约又过了半年,阿聪说,原先的房子被他卖了,他伸出两个指头说:“赚了这个数。”

“两万?”

“20万。”他说,靠这20万元,他买了套更大的,用按揭,没付一分钱。

这回,我相信阿聪说的是真话。他和我商量,如果这个房子再涨,他便脱手,再去弄套更大的,甚至有可能弄个两套,一套给自己,一套给我。我谢绝他的好意,因为对我来说,这个数字还太过遥远。

果然,阿聪买第三次房子的时候,基本没有付钱,甚至可以不办按揭。此后他到底折腾过几套房子,我没有问,他也没有说。

阿聪现在住在上海,老婆是个大学生,他在上海炒房的几年时间,据老家的人说,赚了几千万元。今年正月我回老家,去了他的山庄,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土豪。

我不想再提当初“同居”的事,但他却没有忘记,酒后还在追问:难道你对女人没有兴趣?我不置可否。

我有点瞧不起阿聪,但对于他走过的这一路,倒也有几分钦佩,起码,他依然猥琐,却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阿聪约我去上海玩,他说,现在他在上海开了几家超市,生意还算不错。至于炒房,他只字未提!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都网  网络编辑:倪曲,张佳佳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