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兰“同居”

发布时间:2014-02-21 09:04    浏览量:117     评论0
从办公室搬离之后,我无意中得知阿兰一个人居住且打算寻找同居者,以此减轻房租的压力。 这也是我之所想,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从办公室搬离之后,我无意中得知阿兰一个人居住且打算寻找同居者,以此减轻房租的压力。

这也是我之所想,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房子是老房子,两室一卫,有厨房,却只是个摆设。同事得知我和阿兰同居,显得十分惊诧,这种惊诧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阿兰其实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只是名字婉约,容易让人顾名思“异”。

阿兰先行入住,我搬过去后,他把大的房间让给了我,自己住在朝北的小居室。这点,让我很感动。

但大房间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他洗了衣服要晾晒,就得穿过我的卧室去阳台;他的房间摆下了一张钢丝床,便摆不下电视,于是他有事没事就坐在我的床边看连续剧。有时候,我已经睡眼蒙眬,可他却意犹未尽,看到高兴处,还会“哈哈哈”地笑出声来。我真想一脚把他踹到地上去,但他全然不予理会。

阿兰脾气极好,好到近乎于木讷。可这样的好脾气,还是免不了要在单位受些气,他通常不会在同事面前宣泄,而是回家后,将不快告诉我,比如谁对他有意见,到领导面前告了他的状,又比如顶头上司给他穿小鞋等等。当然也有八卦,只是我记得不太深刻了。

阿兰是个邋遢的人,在他进我的房间之前,我都要求他洗了脚进来,否则,那气味会在房间内弥漫许久。渐渐地,他也养成了洗脚进屋的习惯,只是他自己房间内,还会时常飘出一些异味,这对我来说,颇有点“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只不过阿兰不是恶人,也不是小人。

阿兰和我的老家都在县里。他极少回家,他老婆会在周末过来,我却相反,通常在周末回家看老婆。偶尔我遇到周末加班,不回去,他们夫妻俩就跑到我的房间看电视——这应该是他们唯一的消遣了。这时候,他们不会待太迟,这可能有他老婆“不便打搅”的意思在里面。

这样的周末相会,我通常会在半夜被吵醒。阿兰的床小,可能是翻身的声响,也可能是夫妻亲热的声响,对此,我当然理解。但我时常会在他老婆走后打趣:“这样一张小床,难道你们整夜都叠在一起睡吗?”阿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结结巴巴,倒是把脸给涨得通红。

阿兰先行离开租住的房子,原因是他辞掉了工作。走之前,他请我去路边摊喝酒,两杯啤酒下去,便语无伦次,大致是说他不想再受小人的气,已经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去处。一番“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慷慨陈词,让人对他的未来寄予了厚望。

分别之后,阿兰杳无音信。过了差不多八、九年,此时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在居住的小区中无意碰到了阿兰。他还和原先一样,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一身邋遢的着装,问他近况,他说混得不好,这些年换了不少单位。这次来我居住的小区,是想找个人,那个人欠了他两万元钱,电话却关机了。

我给他留了号码,希望下次聚聚。他应允了,却显得心不在焉。或许此时此刻,那两万元欠债的吸引力,要远远超过我们当初两年“同居”的记忆。

他很快消失在小区的拐角处,再见,也不知是何年何月。钟秦

分享到:
分享按钮
文章来源 温州都市报  网络编辑:倪曲,张佳佳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2008 - 2009 wendu.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0577 -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0577-85855678
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  QQ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备案号:浙网信办〔2014〕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7 浙BBS2009008
 
报料 @温都 QQ客服